教海探航获奖论文:教师“暴力”行为浅探

教师暴力!

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是一个我们不愿意面对的话题!然而我们不得不去面对!因为我们是一群特殊的群体,这个群体的名字叫教师!

教师肩负着一个国家的未来民族的希望
教师肩负着一个国家的未来民族的希望

我们所从事的不光是以工作换取报酬的职业,我们还肩负着一个国家的未来、一个民族的希望,我们的职业昭示着人性的光辉!

真的勇士敢于直面人生,无情地解剖自己的心灵!集体无意识使我们忘却和否认……

那一声“救救孩子”,叫醒了我们所有的人了吧?


[内容摘要] 教育的出发点和最终归宿是人。如果对多年来思想解放的成果作一最本质的概括,就是“人的发现”,是从“人是手段”到“人是目的”的发现。教育的最终目的应该是人作为目的的解放,是从“人的发现”到“人的实现”。在我们认识并倡导人文关怀的今天,基础教育中的违法事件却屡见不鲜,各种针对学生的教师“暴力”行为时有发生,这给学生的身心造成了严重的伤害。究其原因,既有教师本人的主观因素,也有较为深刻的社会文化背景。要根除教师“暴力”行为的发生,除需要教师本人的不断努力外,还需要社会众多部门的综合治理。

[关键词]  警惕 暴力 教师暴力 软暴力

教师暴力的现象扫描

旧社会的私熟是堂而皇之地挂着戒尺的。甚至在戒尺的用材、造型、分量、装饰上先生们还是动过脑筋的。那是旧时代,旧教育。新社会,新时代的教育早就革掉了戒尺,似乎没有人再持着那玩艺儿去体验仗剑三尺的儒侠之威了。虽说如今的教育是新瓶新酒,却也没保准喝出点陈味来,就像阿Q的辫子剪除了,却不经意地在心里还留着一样。因教师暴力行为引发的,如学生在门楣上用红领巾自缢、学生饮毒自绝、学生愤而离校出走、学生怒而戕师、学生神经失常……一些大家耳熟能详的事件,列单考据是令人沉痛不已的。还记得世纪之初那起教师体罚学生的事件。安徽省淮南矿业集团新庄孜矿×小学六(4)班的张小弟、周文、姜维玲等九名同学因为课间顽皮,被班主任李××叫到办公室以脸皮厚为由,用小刀刮脸皮达两个小时之久。事后,电台的记者采访了李的几位同事,他们一致认为李的做法没有什么,属很正常的事。此事曾引起很大的震动,一时教育界未雨绸缪。但事隔不久,种种伤害事件又屡屡见诸报端。笔者无意列出详细清单,只撷其一、二:

《兰州晨报》报道,2003年6月,永登县回民小学三年级的学生婷婷(化名)只因美术作业未按时完成,她的左耳被其老师贾某差点撕下 。

《华商报》报道,2004年 5月20日下午,因学前班孩子上课时吵闹,陕西大荔县韦林镇望仙村一名女老师竟拿起铅笔刀,将全班18个孩子中的17名耳朵逐一划破。

“中新网”报道,2006年9月20日,湖南省某市一初中教师李某在某班上课期间,打伤该班某女学生,后又把该学生从四楼摔下,造成该学生当即死亡。

“中新网”报道,2006年10月16日下午黑龙江省七台河市逸夫中学,一名教师当着班级数十名学生,对学生蔡某拳打脚踢,造成这名学生头部多处受伤。事后该教师还扬言:“我就打了,哪能告哪告。”
……

目睹这般情状,耳闻此等言论,笔者除了从心底泛起一种幽幽的悲哀外并不感到惊讶。因为只要是尊重一些常识,懂得从生活中来到生活中去的,了解占中国人口70%的乡村人口基础教育和许多不发达的中小城市基础教育的,就会沉痛地接受一个事实,我们从媒体所得知的一些教师暴力行为引发的事件,不过是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因其导致的后果往往以某种极致的形式(如殒命、致伤、致残、出走、精神失常等)呈现出来,才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另外更多的因后果不太严重及其他的种种原因而无人深究的教师暴力行为,成了冰山隐藏的水下的部分。我想,如果有人能像经济行业的“质量万里行”,进行一番深入的调查、体验,那得出的统计数字,一定会是让关心基础教育的人士难以乐观的。身为一个底层一线的基础教育工作者,笔者对自己周边地区的基础教育状况有着充分的了解,那些程度不等、形式不一的教师暴力行为是频繁发生的。笔者生活的地区尚处于一个经济发达、教育先进的省份,由一斑窥全豹,我们不难想象就全国而言是怎样的一种状况。

我们应该看到作为政府喉舌的各大媒体对教师暴力行为早已曝光很多,并多角度、多方位地进行透视,大加挞伐。国家也屡屡出台相应的法律、法规,对教师从教行为进行规范、制约。应该说,全社会对此态度不可谓不重视,措施不可谓不得力。可为什么这类事情却屡禁不绝,且大有“野火烧不尽”之势呢?下文,笔者试对教师暴力现象作一番剖析。

教师暴力的表现方式

暴力,按照《辞海》的释义有两种,一种是政治范畴的,在此略过不提。另一种是法律范畴的,指对他人人身、财产等强行侵害。教师暴力从法律层面来解释似乎较为妥当。结合现代的人权思想和法治精神,教师暴力是否可定义为:教师在从教过程中,通过体罚、言语伤害、思想强制等手段对学生的人身及其他权利存在侵害的行为。从这一定义出发,我们把教师暴力行为归结为以下两类:

通常,我们对教师暴力的理解就是教师体罚学生。笔者在调查中发现,教师体罚学生的名目繁多,足以彰显施暴者的“个性”与“智慧”。譬如“郑屠式”的勇士们喜爱拳打脚踢、棍敲鞭抽的简洁方式;而一些“雅士”则喜欢前推后搡地和学生大练“太极推手”,再不就让学生蹲马步或罚跑。看着他们惯用的“罚站”招数的种种花式,不得不让人惊叹他们的“勇于创新”:如“卑躬屈膝”——要学生站立时弯着腿弓着腰低着头;“金鸡独立”——让学生单腿站立;“千斤顶”——让学生站立时头上顶着一摞作业本并不能使其掉下来……再看新庄孜矿×小学的那位班主任,她认为学生脸皮厚,要治好,自然在用刀子将脸皮刮掉一层,倒也不失为一种合乎“逻辑”的“创新”,可以申请“专利”的了。当然,最“聪明”又有“法律意识”的是笑眯眯地来点揪、掐、拧、捏等小动作,隐而不露,没什么后顾之忧。而黑龙江省七台河市逸夫中学的那位教师表现却令人费解,是自认英雄式的慷慨就义,还是如黑社会般的张狂?请恕笔者的语言有失平和,浸身教育十几年的耳闻目睹让笔者感同身受,难平切肤之痛。

由于体罚危害的直接性、外显性和严重性,它容易为社会各界人士所认识,并受到有效遏制。这里笔者要着重指出的是,教师暴力不仅表现为以物理方式作用于学生肉体的体罚性行为,还表现为以话语方式用于学生心灵的言语暴力,如对学生人格的侮辱、思想的钳制、尊严的践踏以及对学生进行恐吓、威胁以逼其就范等等。惯使言语暴力的教师词汇是“丰富”的,善于使用一些“经典”的极具“杀伤力”的语言,如“害群之马”、“一泡鸡屎坏缸酱”、“狗改不了吃屎”、“有娘养没娘教的”、“看我怎么收拾你”……在表情达意上,可谓言简意赅,酣畅淋漓。笔者称这种言语暴力为“软暴力”,因为相对于体罚而言,言语暴力不直接对学生的肉体造成伤害,具有内潜性、心因性、长期性等特点。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监管力度的加大,一些教师行为和言语被约束、规范,但取而代之是对学生采取“靠边站”的漠视态度,故意冷落、排斥,以此来挫伤学生,有人称之为“冷暴力”。笔者以为也可以归为“软暴力”的范畴。由于文化背景、地域环境等因素,“软暴力”所造成的伤害往往又不被人所认识,即使认识了也容易为人所谅解。但这种暴力伤害的后果是严重的,它摧残学生的心灵,扭曲学生的人格,损害学生的尊严,窒息学生的思想,学生往往身中其毒而不自知,一个教师的教育才学品质是通过他(她)的言语及行为外显出来的,教师们以什么样的言语和态度同学生对话,直接影响着新一代国民面貌。

教师暴力的心理透视

从产生暴力行为的教师自身来看,惯使暴力的教师的心灵空间是狭窄的,思维是平面化的,才学是浅陋的,面对丰富多样的童心世界他(她)是无力驾驭的。为了战胜无能造成的心虚,他(她)必须板起面孔,必须装模作样,必须把孩童丰富的内心世界简单化。他(她)必须寻找一些契机,抓住一些典型,做出一些杀鸡骇猴的举动,以便把一个集体收拾得最简单最单一,“整齐划一”是他们的审美标准,一些班级管理者,为了使班级管理不枝不蔓,省心省力,常常使用胁迫的字眼和不容置疑的语气,并时时欲图灌输绝对一统的观念。在班级的一方小天地里,他们就像是专制的君王,他们的话就是圣旨。在他们眼里,听话的学生才是好学生。只有一个人人听话,唯师命是从的集体才能与他们的智力、才学和性情相配合,才能显示他们的力量和尊严。因此,所有惯使暴力的教师都是心理软弱的人。

另一个方面,我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收入分配体制还不够完善,从事基础教育教师尤其是乡村教师的生存环境依然十分严峻。不论是谁,只要不是出于故意粉饰和抬杠,就应该承认这是不争的事实。对于物质上的困境,笔者不想说什么,国家已经在尽自己所能,一步步地改善,笔者想说的是与此相关的因素导致精神生活上的困顿。虽说素质教育已成为普遍的共识,但人口多、底子薄、就业难是一定时期内改变不了的,那么多的人要靠读书找出路而大学就那么几所,这就决定了应试教育死而不僵,很多地方的小升初不去统一考试了,变着花样搞起了所谓的“素质测试”,其实是换汤不换药,以便一些名亡实存的重点中学择优录取。由于一些难以放弃的既得利益,一些过去的重点中学大兴民办校园,美其名曰为扩大优质教育资源,当地教育部门名正言顺地为其择优招生埋单。应试教育迫使学校唯升学率是图,并主要以学生的考试成绩去考核、评价教师。我们知道,当一个人选择了教师这一职业,选择耕耘童心这片土地的时候,这片土地就必然寄托着他(她)全部收成的希望。当这种希望的实现远远无法达到现实的要求时,他(她)的力量和尊严便无法得以体现。一个无法体现出自己力量和尊严的教师在生活和工作中必定时时遭受压抑乃至凌辱而致心态失衡,因此,惯使暴力的教师的心理动力亦是为了寻回被否定被压抑的尊严。压抑必然宣泄,学生成了他们最好的宣泄对象。一个教师如果在生活和工作中能够得到尊重,他能够用除学生成绩以外的其他方式来显示其劳动的意义,那么,这个教师就不再有面对学生用暴力来证明自己的力量和尊严的需要。

教师暴力的文化追因

教师暴力行为的产生,除了自身的主观因素外,也有着外在的客观因素,从外部环境来看,教师暴力的产生不但有其文化渊源,而且存在制度方面的因素。

一方面,我们是一个有着厚重“师道尊严”文化的民族,社会、家庭和学校无不一致强调,学生必须尊重老师。在长期的社会生活中,这种尊重被异化为学生对教师意愿的无条件顺从。学生应该接受老师的教导这是自然的事。但接受教导显然不等于无条件地顺从老师。可悲的是,这个简单的道理并不为许多人认识。学生应该顺从老师成为了相当多的人习惯性思维。这一习惯性思维无形当中强化了教师的“师道尊严”意识。现代教育实践表明,师道尊严抛之不去,我们就不可能对学生做到彻底平等和真诚。从深广的文化看,我们的传统文化中并不缺乏民主、平等思想火种,如孔子的“民为贵,君为轻,社稷次之”,墨之的“兼爱非攻”都可以看作是民主、平等思想的发轫。现代民主、科学思想被一代先驱们当成救国的火种从西方盗进来,它的确照亮了我们的整个世纪。然而一个人,如果是对现实严肃思考着,并更多地深入广大中下层人民生活的,就不难感受到,虽然我们五四新文化运动已趋百年,但那个时期就提出的民主、科学、平等等思想并没有成为我们文化的基因,这些思想相对于今天的大部分国民来讲仍是油浮于水,没有深入到他们的性格中去,封建作风的强大惯性还在不自觉地驱使着新时代的教师们。应该说,教师的暴力事件的不断发生正是这种沉渣泛起的文化现象的一种昭示。

其次,是法律意识的淡薄。中国虽然是个法制国家,但并非法治,明显地表现为一种“人治的法治”。“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究”已成为社会普遍的垢病。社会成员的法制意识淡薄是不争的事实。作为知识分子自居的教师群体也不例外。《教师法》《义务教育法》《未成年人保护法》颁布多年,可教师的法制意识并无多大的改变。不是有这样的一例么?辽宁省朝阳二高中学生许×被班主任两个耳光打得耳膜穿孔,并导致心因性精神失常。家长与校方交涉不成,无奈之下将打人的班主任及在一边旁观默许的副校长推向被告席。不料这一事实清楚、责任明确的官司一打竟是三年,校方振振有词的一条根本信念是老师打学生和社会上的打架斗殴有本质区别,那就是为学生好。既然动机是正确的,就不应该负什么法律责任。照那意思,只要是为学生好,就是打死了也活该了。呜呼,夫复何言?至于这一事件过程中横生的许多枝节所反映的深刻的社会问题已超出笔者言说的范围。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我国国民经济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与此相适应的良性的价值观念还没有确立。社会上享乐之风盛行,拜金思潮泛滥,媒体对财富“英雄”的追捧,无疑是一种价值导向。选择做一名教师,已经不再是莘莘学子的发自心底的追求,而是成为绝大多数人无力角逐高收入行业的退而求稳地选择。当前,人们已敏感地意识到教师队伍的素质在整体滑坡。有趣的是,在一些社会性的重大问题中,媒体常常将教育当成替罪羊,而在一系列的教育事件中,媒体又将重责压在学校和教师身上。媒体这种习惯捏“软柿子”的作派,无疑是教师所不满的。素质走低,加上整体性的心态失衡,可以预言,在今后的一段时间内,教师“软暴力”将呈增长态势地存在,伴随着社会、家庭强烈干预的是,另一种教育“放羊”现象将进入人们关注的视野。

教师暴力的解决途径

针对教师暴力行为产生的根源,笔者以为,要做到教师暴力现象的根除,既有赖于教师自身作出努力,亦需要外部环境的变革。

对于一个教师来说,面对一个开放的时代,发展一日千里,变化日新月异应紧随时代步伐,树立现代教育理念,树立终身学习的观念,不断加强师德修养,提高业务水平。过去的那种“桶水”与“杯水”的观念早已被抛在时代之后,就是曾有些新意的“涓涓溪流说”也跟不上时代的需要。教师的知识应该是海洋,广博而精深,每一个教师应该在不断地学习中,使自己的真正成为一个具有民主、平等思想,灵魂高尚的人。就社会的进步而言,教师群体是不当丧失历史使命感和社会责任感的群体,他们应是最具科研成果的。当然,这是理想的状态。就当下的现实而言,一个教师在争取个人正当利益的前提下,自然不可斤斤计较于自身的利害得失,更不应该把怨气往学生身上发。孩子是无辜的。教师在教书育人中,既要守德,又要守法。既为人师,就当为人师表,这是毋庸多说的。

就政府而言,光认识到基础教育的重要性是不够的,应该在可能的情况下,加大教育投入的百分比,努力改善从事基础教师的物质待遇,切实提高基础教育地位。虽说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教师的物质待遇不断改善,地位不断提高,但却存在着两个巨大的反差;一是高校教师和从事基础教育的教师反差大。高校教师的收入和社会地位是从事基础教育的教师远远不能比的;二是沿江的经济发达的城市教师和广大的乡村教师反差大。很多乡村的教师工资不能按月足额发放,而且常常有各种莫名其妙的克扣和捐款,有一些贫穷地区,那点可怜的工资成了“唐僧肉”,领不到工资的教师罢课和上访事件时有发生。当然,当地政府有的是平息的办法,在这样的情况下,试想,按照人才流动的自然规律,还坚守阵地的教师会是怎样的素质呢?他们会以怎样的心向课堂呢?笔者在06年底走访了江苏泗阳的一个乡镇,了解到那里全乡教师的平均年龄为53岁。呜呼,夫复何言!也许,有人会认为笔者夸大其辞,但笔者相信,和笔者一样生活在底层的人们,倒是会觉得笔者力有限,远没有道出问题的全部所在。

放眼世界,同发达的欧美国家的教育经验相比较,我国的教师培养机制似有必要打破行业壁垒。欧美国家的教师首先是经过大学教育,然后再进行师范教育而成为教师的。相比之下,我们这种高中以后的教育培养出来的怎能和别人同日而语。事实上,我国现在的基础教育的教师队伍,还包括这样的相当一部分的人员组成,少数的民办转成的正式教师,一部分的中师毕业生和在此又经过两年师范教育的大专毕业生。这就使得在职教育、培训成为必需。但由于种种原因,力度还是远远不够的,质量也很成问题。

就学校的局部小环境而言,一个优秀的学校领导集体,应擅于教师内心的压抑化解在日常教育、教学活动之中,使之不会产生暴力的。如满足教师自我发展的需要,创造供教师成长的舞台;提供教师外出学习和晋升的机会;健全工会组织,丰富教职工的精神生活;发展校办企业,努力改善教师物质生活;坚持素质教育,切实减轻教师负担等等。笔者以为,只有那些官僚的、缺乏对教育理性思考又缺乏事业理想的领导集体,才会囿于眼前利益,坚持应试教育,导致不良校园文化的形成,使教师浸身其中,饱受压抑,从而引发教师对学生暴力行为不断发生。

警惕!教师“暴力”

教育的出发点和最终归宿是人。

如果对多年来思想解放的成果作一最本质的概括,我认为就是“人的发现”,是从“人是手段”到“人是目的”的发现。教育的最终目的应该是人作为目的的解放,应该是从“人的发现”到“人的实现”。

在我们认识并倡导人文关怀的今天,国家对义务教育实行的逐步免费政策开始实施,教育投入的百分比亦将增长,展望美好的前景,令人欣喜。瞻前尚须顾后,顾后不是悲观,盛世犹需危言,危言并非耸听,挺立世界教育发展的潮头,站在中华民族大国和平崛起的制高点,我们说,教师暴力的频频发生,不仅是教师个人的悲哀,也是我们这个时代悲哀。教师暴力是需要我们理解与悲悯的。因为它是教师人性的一部分。从本质上讲没有教师愿意成为一个暴力者。但教师暴力也的确是教师人性中灰暗的部分,是藏于教师人性深处的痛苦。相对于教师来讲,学生是一个弱势群体,面对教师的种种暴力,他们只能屈服,在屈服中,他们的个性的泯灭,奴性在增长。每一个对中国的未来深思着、期盼着、奋斗着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警惕!教师暴力。

(本文获“教海探航”征文二等奖  如需本文Word文档,可以按提示下载。)

@本站原创资源为会员授权发表,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盗用;免费资源部分来自互联网分享,仅供学习、研究,不得用于商业出售;如有侵犯您的版权内容,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核实验证并删除。
大咖语文 » 教海探航获奖论文:教师“暴力”行为浅探

发表评论